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三问“首次代币发售”融资方式:算不算非法集资? 北京公交活地图18年走坏40多双鞋 抄写站名上万个

  来源:大河网   
    2019-11-9

      三问ICO:算不算非法集资?

    src=http://imgpolitics.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70904/f44d305ea48e1b16e6a40c.jpg

      监管将至的信号越来越明确

      9月2日晚间中国首家比特币买卖平台——比特币中国宣布即日起暂停ICOCOIN充值与买卖业务。这是自ICOINFO之后又一家平台主动关停业务。

      这一天ICOCOIN暴跌近36%总流通市值在24小时内蒸发约24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消息是一场本应于9月2日召开的区块链盛会据报道被有关部门叫停。

      此前证监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多个监管部门提示风险。坊间传言针对ICO的监管办法正在进一步制定当中。

      ICO这种另类投资方式似乎打开了一只潘多拉的盒子。从20万裂变成600万的暴富传说时至今日仍然不绝于耳。然而26亿人民币规模背后创新与非法集资混为一谈ICO未来究竟将走向何方?

      ICO究竟怎么玩的?

      所谓ICO是Initial Coin Offering的缩写即首次代币发售是区块链初创公司以发行数字加密货币为项目所进行的融资方式。通俗而言ICO与IPO的意义类似只不过发行ICO的公司融资的是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而非如人民币、美元等法定货币。

      通常来讲ICO项目通常有两种方式进行融资一种是给投资者ICO项目所创建的代币而这种代币随后可以在公开平台上进行买卖如同股价波动一样投资者可以赚得代币价格波动的收益这一种是当下ICO项目投资最常见的方式。而另一种方式则是投资者得到债权就像购买P2P一样融资方与投资者约定好期限与收益。

      “ICO融资时的价格都很低每个代币往往折合人民币只需要几角就算是监管压力最近频频出现导致一些代币的价格出现下跌但也没有低于原来发行价的。”一位投资ICO的玩家表示在她看来就算是再不靠谱的ICO项目也能有收益“现在就是在博傻阶段。”

      是不是非法集资?

      无数个一夜暴富的消息之后ICO究竟是不是非法集资的讨论日益盛行:ICO融的“资金”身份并不明晰的比特币等所谓的数字货币然而其投资玩法却又并不符合我国几乎所有与金融相关的法律法规。

      实际上从当下监管层针对ICO的风险提示中也并不难看出将ICO定义为非法集资的倾向。上周三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有关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中便指出部分机构以ICO为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金融活动未获得任何许可其中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更有法律业界人士撰文指出ICO一度被认为巧妙地规避了〖证券法〗与〖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等相关内容ICO仅仅是穿了合法的马甲其本质就是变相非法集资。除此即使ICO可以摆脱非法集资的嫌疑但也涉及明显的合同诈骗。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公开表示2013年12月3号央行联合四部委发的〖有关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将比特币定义为虚拟商品明确界定它不是货币尤其不是法币不具备有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

      “而在8月24号国务院又发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第15条第二款就提到了以发行虚拟货币为名义筹集资金的行为假如违反了国家许可与相关法律法规可能会启动行政检查。”在陈云峰看来这是对ICO行政监管的明确信号。

      如何监管ICO?

      从当前的法律角度来讲越来越多的法律业界人士倾向于将ICO定义为非法集资。而来自业内的人士对于ICO乱象的声音越来越大:正如当年野蛮发展的P2P一样ICO市场骗子横行抄袭代码、虚假消息甚至发行方连公司实体都没有……如此鱼目混杂的ICO市场究竟是否要取缔还是要监管呢?

      此前曾有报道称监管或将对ICO市场进行“一刀切”但随即该传言便被监管层不承认。不过也有知情人士指出目前所有的传统监管思路都对这个新生事物束手无策或者超单个部门职权范围所以监管对ICO市场究竟如何监管仍未可知。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ICO的监管问题是世界性的问题即便中国全面取缔ICO资金也有可能通过各种渠道流向海外的ICO市场。且以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来融资这在央行着力推行数字货币研究、区块链技术开发的当下有着不小的创新意义。

      OKCoin币行副总裁田颖也表示随着机制越来越完善ICO对于高新技术公司是融资的好机会;想做事情的公司通过ICO融资也会让这个市场获得认可。

      实际上美国已经将ICO纳入证券范畴要符合联邦证券法律的要求其中包括ICO与数字代币发售行为。在上周五美国金融委员会成立了一个由金融专家组成的专家小组专门颁发证书与评估潜在的优质ICO项目该独立机构已被任命为ICO认证委员会或ICC。

      而在中国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曾建议ICO额度管控与白名单管理避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从中进行监管套利。ICO融资计划管理引入VC的阶段性投资理念有助于投资者保护。同时对发行人施予持续、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强调反欺诈与其他责任条款;强化中介平台的作用。监管部门主动、及早介入加强行为监管全程保留监管干预与限制权力并加强国际监管合作与协调进行ICO“监管沙盒”。

      北京晨报记者 姜樊

      公交活地图18年走坏40多双鞋

    src=http://imgpolitics.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205/f44d305ea48e1d71497912.jpg

      ▲张鹊鸣说他刚工作那会儿这份工作还叫做售票员现在已经改叫乘务员了。他觉得名称的改变意味着工作不再是卖票这么单一乘务员的称谓意味着他必须要全心全意为乘客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src=http://imgpolitics.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205/f44d305ea48e1d71497913.jpg

      “80后”张鹊鸣是一个公交乘务员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问不倒的“活地图”。不仅北京近900条公交线路他熟记于心就连公交站旁有没有无障碍通道、有没有过街天桥他都知道。而在这背后是他18年来用自我的双脚踏遍了整个北京追寻的结果。18年来他途经的路程超过10万公里抄写站名上万个走坏了40多双鞋。

      用脚步丈量每一条公交线

      进入公交系统很偶然2000年的时候公交公司社会招工张鹊鸣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知道干公交这一行很辛苦可我就是特别喜欢。”随后他成为了公交集团第一客运分公司387路120060号车的乘务员。

      日子一长张鹊鸣就想着编写一本公交换乘手册把一些景点、名胜古迹、学校、医院等涵盖在内乘客上车翻翻手册就能一目了然。

      有了制作公交换乘手册的设想张鹊鸣开始着手去实现。17年前北京的道路还不算堵。不过300多条公交线路挨个走一遍也是一个不小的工作量而且很多线路之间根本不能原地换乘。要想把环路画对、画准必须一条条的线路实地走访到每一个车站抄写站名。张鹊鸣回忆他抄写的站名有上万个大概得有30多张A4纸被画得满满的。线路画多了张鹊鸣的脑子里便呈现出北京地图的网络。

      2003年一本20多万字、由张鹊鸣编著的〖鹊鸣公交速查词典〗问世这本词典成了不少公交人员的常备工具书也给乘客带来了极大方便。

      现在无论是问哪条公交线路或者是哪个公交车站张鹊鸣张口就能娓娓道来可是在成为“问不倒”之前他有过很多被“问倒”的经历。

      “刚开始叫我‘问不倒’之类的我有点飘飘然了。有一次有人问我郡王府在哪儿?其实就是朝阳公园南门。但是因为那不是一个站名我琢磨了半天又问乘客到他下车我也没解答出来。”张鹊鸣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这一次“失手”让他觉得自我掌握的东西“还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还有一次因为一名游客的口音较重张鹊鸣给指错了路为此他愧疚了很长时间……这些事情在一般人看来难说是什么过错但对自我要求严格的张鹊鸣却自责是自我工作还不够细致造成的。从此他以近乎雕琢的态度更加细致地进行实地考察。

      正在重新修订公交速查词典

      有一次张鹊鸣发现车上有一位父亲带着双腿残疾的女儿去儿童医院看病他们带着大包的行李下了车还得经过天桥才能到对面的医院。“我就跟车上的乘客做了一下解释;临时停一下车帮他把孩子与行李背过去背到医院然后赶紧再回来。”张鹊鸣与乘客说大概要耽误大家十几分钟看看大家有没有意见。“车上的乘客确实很配合都没意见都说你去吧。还有一些乘客跟着我一起说我们帮你吧。有的帮拿行李有的帮我你背一会儿我背一会儿那意思。大家一起帮着把他们送到了儿童医院。”张鹊鸣回忆说。

      张鹊鸣回到车上的时候他发现大部分乘客都没走都在那儿等着。“上车之后还给我鼓掌。当时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特别激动。我觉得乘客对我们其实还是很捧场的有他们的捧场与鼓励我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很多站点与公交换乘线路通过一些地图软件就能方便查询。但是站点周边的情况如何电子地图就不知道了。“到同样的地方对于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与残疾人我就会给他们指另外一条稍微绕一些的线路。”张鹊鸣说这是考虑到老年人与残疾人行动不便。“譬如去公交车站总站乘车可以有座位在一些站台有过街天桥但是他们爬上爬下不方便不如我给找那些有路口的车站换乘更便利。”

      同时从多年前坐着不同线路的公交车去到北京的各个角落途经的路程超过10万公里抄写站名上万个走坏了40多双鞋到如今科技信息的不断发展智能软件的普及张鹊鸣已经把“在车上指路”变成“随时随地为您指路”。随着微信在人们生活中的广泛应用张鹊鸣带领服务队的志愿者们建立了8个微信指路群。每当有人问路的时候鹊鸣就会将他们加入到这个群里来“以后您不认识路出行前在群里问我们就行大冷天的避免坐错车。”鹊鸣只要是看到年长的人询问都会提前叮嘱一句。群里的成员来自祖国大江南北一部分是公交一线职工还有一部分是热心的公交迷们大家都在不断地更新北京地理知识致力于给乘客带来更便捷的出行信息。大到北京的地标性建筑物小到饭馆的名字只要您有要咨询的问题在群里说句话第一时间就会有志愿者为您解答无论是公交、地铁还是骑行、步行多种出行方式智能优化尽可能地缩短出行时间。“问路请找我”公益指路群不仅会指路还会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比如高速封路、公交线路变更、地铁线路开通、路段拥堵等一系列有关交通出行的信息都会在群里发布。

      目前北京的公交线路越来越多更新速度也越来越快张鹊鸣带领他的团队继续进行公交沿线实地检查正在重新修订〖鹊鸣公交速查词典〗增加新老站名、新路线添加英文地名站名预计文字将达到50万字还要出电子版。他希望“这本词典能够做成手机客户端让乘客下载到手机里随时随地查看。”

      ■记者手记

      不忘初心最宝贵

      密密麻麻的公交线网用脚步逐一丈量需要的不仅仅是对于工作的热情更需要一份责任心、一份坚持。被誉为公交“活地图”的张鹊鸣至今依旧保持着初心。不断增加的线路、优化的公交线网、不断变换的路号张鹊鸣脑中的“地图”也在不断更新。用他的话说服务乘客不能掉队。

      如今荣获了各种荣誉、获得了各种光环的公交“活地图”张鹊鸣依旧在自我平凡的岗位上用自我的脚步丈量着每一条新线记录着北京公交的发展。如今看来除了那份热情、坚持不忘初心是榜样张鹊鸣最宝贵的地方。

      北京晨报记者

      曹晶瑞/文? 公交集团/供图

      张鹊鸣

      1981年出生的张鹊鸣是北京公交集团公司客一分公司387路首席乘务员2014年度北京榜样。

      2000年10月参加工作时张鹊鸣所在的387路公交车是从北京西站发车途经西直门南等多个换乘站点。因为车上的外地乘客很多问路的也特别多。日子一长张鹊鸣就想着编写一本公交换乘手册把一些景点、名胜古迹、学校、医院等涵盖在内乘客上车翻翻手册就能一目了然。当时北京已经有了300多条公交线路很多线路之间不能原地换乘。要想把环路画对、画准张鹊鸣必须一条条线路实地走访到每一个车站抄写站名。

      如今北京的900多条公交线路他都很熟悉被称为问不倒的“北京公交活地图”。利用业余时间踏勘过的上百万公里的公交线与上万个站点都被张鹊鸣编进了20多万字的〖鹊鸣公交速查词典〗让更多的乘客受益。

      榜样说

      要给乘客最优绿色出行方案

      每一个年轻人都喜欢在路上的感觉虽然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没有时间去旅行但我其实一直都在路上。我愿意用自我的行走去绘制这座城市的出行地图;用自我的方式告诉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最优化的绿色出行方案。

    news.w06.com.cn http://news.w06.com.cn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