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家政服务现状调查:机构多不与从业人员签劳动合同 微商成传销,微信重手清理是为了自保?

  来源:大河网   
    2019-11-9

      家政机构多不与从业人员签劳动合同熟人介绍仅靠口头约定相关事项

      家政服务人员劳动权益保障现状检查

      检查动机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聘请保姆、护工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老年化趋势加深的背景下家政服务市场越来越大。然而在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数量日益增多的同时家政人员劳动权益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

      □ 本报记者   杜  晓

      □ 本报实习生 张希臣

      近日中国(广州)第二届家庭服务行业圆桌会议举办。会议发布了中国家政产业首个“由政府部门牵头、产学研相结合”的数据报告。报告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家政服务支出一直呈两位数增长母婴护理、家庭教育、护理陪护需求旺。家政服务仍然以熟人介绍为主但超半数家政服务员未购买相关保险。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不少家政人员表示他们在从事家政服务期间没有与家政机构或者雇主签订相关的合同或协议尤其当雇主是熟人介绍的情况下以口头协议居多。

      未购买相关保险、未签订合同或协议家政人员在劳动权益保障方面还面临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检查。

      中介不与家政人员签订合同

      今年5月杨婷从老家山东青岛来到北京经同村人介绍她到一家家政公司参加培训。

      “说是家政公司其实那就是一个中介机构。培训了几天公司就给我做了登记。有活儿了他们就会发布信息假如我觉得合适的话就去应聘。”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她应聘过一个月嫂职位看到中介发布了用人信息后她觉得工作地点离她租住的地方比较近于是确定去面试。

      “面试完了对方觉得我比较合适再把价格谈妥这件事基本上就可以定了。”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面试完并且与雇主谈好条件后中介会准备一份协议由中介、雇主与她本人共同签订。

      “就是签这样一份协议公司会从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抽取一定的提成作为中介费之后就没有公司什么事了。”杨婷说。

      是否与家政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在一个雇主家做完了换新的雇主的时候会重新签一份协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杨婷说。

      家政公司更愿意给新人介绍

      为进一步了解家政行业有关情况〖法制日报〗记者又联系了家政从业人员王敏。

      王敏来自河北沧州目前居住在北京昌平。“我干这一行有10年了之前在物业干后来做家政。”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她工作过的家政公司与中介都不签劳动合同。“我做保洁公司那边介绍活儿之后我会与公司还有雇主签个合约或者协议时间能管一年。第一个月工资给公司他们扣20%之后再给我第二个月开始雇主就直接给我钱了”。

      王敏告诉记者在这一年内假如雇主那边不需要她了公司会给她安排另外的活儿不会收取额外的钱。

      “我还曾在一家皮包公司工作过。这样的皮包公司承包了物业的活儿再从社会上招工。公司安排去哪一户我们就去哪一户按月发工资。这样的皮包公司不会签任何协议。”王敏说。

      事实上在只签订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在10年家政服务工作经历中王敏曾遇到过几家“不讲理”的家政公司。

      据王敏介绍在签订了“管一年”的三方协议后她自我也有几次出现做不够一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公司会再给我找一家但是我也遇到过迟迟不给推荐新工作的公司。”王敏说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家政公司再给介绍就属于免费介绍了。一般来说公司会更倾向于给“新来的”介绍活儿这样公司可以拿20%的提成。

      “公司通常都会让我等等其实就是不愿意给找了。我也懒得去找他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另一家中介挣点钱。”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10年来她就是这样游走于多家家政公司与中介之间有合适的活儿就会去。假如发生违约不给继续介绍活儿的情况她就换另外一家家政公司或中介。

      网上家政服务签三方协议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少人习惯在网站或者App上叫家政服务。

      记者下载了一款家政App,上面可以提供各种常见的家政服务项目如小时工、保姆、家电清洗等。记者通过这款家政App请了名保姆随后当记者通过家政App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保姆电话时却被告知找错人了。大约1个小时后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某家政公司的询问起刚才请保姆的事情。

      在聊天过程中男子自称是上述家政App的工作人员在记者告知其相关要求后他表示可以安排1名保姆面试。

      记者又询问安排面试的保姆与家政App的关系这名男子表示保姆就是他们公司的。

      这名保姆是否与公司签订了合同?这名男子表示保姆与公司签过合同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此可以放心。

      不过这名男子随后又告诉记者雇主需要与家政App、保姆签订一份三方协议。

      既然保姆已经与公司签过合同那雇主只需与公司签约就行了何必要签三方协议?见记者提出疑问工作人员含糊其辞随后挂断电话。

      熟人介绍不会签任何协议

      除了通过家政公司或中介介绍熟人间的介绍也是家政服务人员寻找工作机会的一种常见形式。

      熟人间的介绍是否会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协议呢?

      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刘女士不久前经熟人介绍给母亲请了一名保姆。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平时不在家母亲生活自理困难于是在邻居的介绍下请了一名老家在河北的保姆。

      “我与保姆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协议都是口头上的约定。保姆是自我单干没有公司也不通过中介都是经过熟人间介绍接活儿。”刘女士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张女士也在熟人介绍下请了一名月嫂。

      “我们与月嫂之间没有签合同或协议就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刚开始说的是一个月后来我妈妈从外地赶来帮忙照顾孩子就让月嫂离开了月嫂也没有说啥。”张女士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家政人员为化名)

    文/黎梦竹

    网络支付管理力度一再升级继月初网络支付实名制出台后近日一则微信将一刀切关闭分销平台的消息再次占据商界朋友圈榜首。截止目前微信已关闭3000家微商城的支付功能。

    带来不小利润的微商为何会被腾讯诛杀?

    全民营销时代如何到来?

    “微店一个手机一台电脑轻松赚钱!微商网上开店做分销代理一年获利10万元”——这是一家微商圈发出的“招商英雄帖。”

    微商是近两年新兴起的一种基于微信公号与微信朋友圈的社会化移动电商模式当微信成为6亿人的社交平台不少人开始利用微信朋友圈销售与代购各类商品。

    微商的发展历经了几个阶段。开始只是朋友圈卖货商家或个人通过把产品的相片上传到朋友圈每天不断刷屏来卖货对就是你在朋友圈屏蔽的那些;后来朋友圈卖货卖不出去了就有了微信群里招代理通过一层层代理的拿货来销货结果是所有的货都压在了低层级的代理那里而货根本没到消费者手里;因为以上种种问题的出现于是就出现了大量的商家开始做微信公众号平台。这也使很多第三方开发公司开发了很多不同分销系统平台。

    目前市场上已有的微商模式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的C2C模式也就是商家——总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这样一种结构它可以层层发展无限级代理商形成一个销售纵向。总代理向商家拿货一级代理向总代理拿货下一级又向上一级拿货而且价格会越来越高。假设总代理向商家拿货价格是60元一级代理向总代理拿货价则是90元二级代理向一级代理拿货价是120元。上一级代理就赚取下一级的差价。传统微商多数是运用这种模式。

    另一种模式则是通过搭建一个微商分销系统形成三级分销模式。它最大的特点是客户所有订单详情都由后台统一管理并有强大的数据分析功能商家可以知道各分销商销售业绩、每日总营业额、每月总营业额、各产品单项营业额等等。多种商业模式并存完美地融合线上线下实现O2O模式、B2C模式。

    为什么要关停分销商城微信支付入口?

    微信支付属于一级清算机构钱直接由微信支付转达到商家的账户是合法的。但是事实上现在像有赞等微信第三方开发平台都变相在充当支付通道的角色相当于倒票的黄牛。商家需要二次分发结算并返还到不同级别用户的账户中这属于依附微信支付体系下的二清机构属于非法形式。

    这恰恰触碰了国家互联网金融的相关法律规定〖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明确限定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连接多家银行系统”“变相进行跨行清算业务”直指第三方支付构建的自闭环支付清算体系。据微信官方披露目前已有超过5000家支付服务商入驻微信但现存的支付牌照机构只有267家。而原本5月2日到期的首批27家第三方支付牌照一直未拿到央行下放的展期牌照目前这些支付牌照等于都在“无证经营”。

    而7月1日刚刚施行分类账户余额限制新规也是对持有牌照支付机构的沉淀资金在严加限制。

    传销边缘的营销模式谈何生机?

    其实此举的直接诱因还是过度诱导性的高额返利返现。微商愈演愈烈很多微商赚钱玩的是“空手套白狼”戏法虚张声势、依靠发展代理囤货来赚钱有无产品并不重要其手法近乎传销其推销的商品的质量也无法保证。

    一位入驻微商平台的商家向南七道透露她接触过的代理囤货简单来说甚至都不需要囤货你向商家交850元以示加入然后你需要再去招代理只有招到代理你才能得到返现。比如你可能招到10个代理这10个人总共向商家交了8500元最终你能得到850元。而剩下的7750元就是商家的。

    这其实与传销没什么差别。

    去年“云在指尖”网络商城就被曝为网络传销。其号称自我是一个创新的购物商城但实质上是一个多达7-8级的分销商城。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不超过3级的分销是可以做的但云在指尖却做了远超过3级的分销并且将“拉人头”作为体系内人员盈利的主要模式。这种做法本质上就是传销。

    在微商的利益链条上最赚钱的就是品牌所有者与总代理他们才是既得利益者。绝大多数下家只能靠在社交媒体发展代理来得到收益。很多代理手中还留着原来买入的产品最终东西卖不出去就砸到自我手里。

    因此做微商看到有什么巨大利益的那基本就是诱饵了。

    对大家有什么影响?

    一位已入驻“有赞”的微商最近在登陆商城后收到了这样的通知:

    而微信此举也确实影响到了她。

    而更多的网友则是忍不住点赞:

    总的来说关闭微商城的支付通道并不是“一刀切”那么严重所谓上帝为你关闭了一扇门也为你打开了一扇窗关闭的支付通道可能还会以其他形式打开而购物环境的干净才会让全民共欢。

    背后其实是自保?

    事实上7月5日微信公众平台就发布公告严肃处理返利返现欺诈称此种行为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金字塔欺诈、庞氏骗局等行为特征本质上是以高额返现返利吸引用户参与、以新人用户资金来支付原有用户的返现返利形成压层式资金链条。

    限制高额返利只是表层原因有观点认为根本上说这是微信在自保。“在央行严格整顿互联网金融迟迟不肯下放支付牌照展期的态度下微信一刀切的做法也是自保。而且随着央行对支付监管的收紧或将波及到更大范围”。

    微信每年支付买卖额度达数千亿美元不可能因为这些商城而冒被撤掉支付牌照的危险。

    但是这些第三方平台在微信并没有被直接封号而是断开支付系统并加以整顿说明微信对此还是保留余地的。

    其实早在去年2月16日消息腾讯官方微信账号“微信公众平台”也发布有关整顿非法分销模式行为的公告。公告表示一旦发现非法分销类帐号将会进行永久封号处理。

    公告指出两种微信账号违规示例一种是通过分销模式依据下线销售业绩提成;另一种是以许诺收益等方式诱导用户滚动发展人员。

    微信这些乱象存在已久而国家法规的出台则是加速了腾讯的这次大动作。

    vvreqfb.cn http://vvreqfb.cn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